犟媳婦深山扎根記

來源: 新華社

    第一次來婆家的時候,黃江萍想“逃跑”。

  那是2018年元宵節,她陪伴愛人趙朋,從杭州乘慢火車到重慶武隆區,再從武隆城區換乘客車到桐梓鎮,接著換乘“小面包”,顛簸兩個多小時后,終于來到趙朋的家鄉中嶺村。

  正逢雨天,山高路陡,泥濘難行?;平即永疵患餉錘叩納?,從來沒走過這么難走的路!進了老屋,燈光昏黃,遍布塵土和蜘蛛網……黃江萍心情更差了。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騎車前往村委會工作。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中嶺村位于重慶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的武隆區后坪鄉。趙朋的母親是個盲人,父親也干不了重活,老兩口是中嶺村典型的貧困戶,趙朋是他們的獨子。家里太窮,趙朋10歲就被寄養在廣西柳州的小姑家。高中畢業后,他在當地打工,并與小一歲的黃江萍相戀。后來,他們又一起到杭州打工,趙朋送外賣,黃江萍在物業公司做前臺服務員。

  為了讓老兩口脫貧,駐村第一書記胡庶紅走訪發現老兩口還有一個兒子趙朋,就反復勸說趙朋回家發展中蜂養殖產業?;平季駝庋耪耘蠡乩戳?。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(右)和丈夫趙朋在查看中蜂情況。 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當時村里不通網絡,手機也經常沒信號。趙朋還想留在村里養蜂,但黃江萍很犟,堅持認為在城里打工好。在她的堅持下,小兩口沒多久就“逃”回了杭州。

  第二次來婆家的時候,黃江萍還是想“逃跑”。

  胡庶紅是個很有韌性的駐村干部,他不斷地給趙朋打電話,宣講養殖中蜂的好處:山里花多,天然適宜養蜂,政府有補貼、管培訓、包銷售。另外,村里的路修好了,網絡也有了……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騎車前往村委會工作。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“有了產業,你就會覺得鄉村生活也不錯?!閉餼浠按蚨蘇耘?。從小在外漂泊,不能回家照顧父母一直是他的心結。去年3月,趙朋再次回到家鄉,下決心養殖中蜂?;平家廊緩蓽?,不回來。4月,由于掛念趙朋,黃江萍又來到中嶺村。但她不是來扎根的,只想玩一兩個月,再出去打工。

  不久,25歲的黃江萍意外懷孕了?!盎吃瀉蟛荒艸鋈スぷ?,養小孩又要花許多錢?!彼畹盟蛔?,不得不留在了中嶺村。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在照看孩子。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趙朋繼續專注于他的養蜂產業。起初,他養了30桶蜂,由于沒經驗,損失了10多桶。他不服輸,比以前更拼命。胡庶紅也三天兩頭帶著養蜂能手來指導。歷經波折,趙朋養蜂技術大有長進,去年一共養了90多桶,賺了6萬元。

  眼看著養蜂產業蒸蒸日上,犟媳婦的思想逐漸有了變化?!霸謖飫鋨布乙膊淮?。現在家里的純收入和兩個人在外面打拼差不多,而且能照顧小孩,更重要的是養蜂收入還會不斷增長?!被平妓?。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(左)和丈夫趙朋在照看孩子。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黃江萍能吃苦。趙朋讓她休息,她不聽。去年秋天,蜂蜜收割時,已經懷孕5個多月的她幫趙朋包裝蜂蜜,一直忙到凌晨3點。她還起早貪黑,下地干活。今年除夕,她生下了一個胖胖的“千金”,給老屋增加了生氣。

  黃江萍有大專學歷,持有導游證,在村里算得上“高端人才”。因此,村委會把剛坐完月子的她聘為村干部,讓她負責辦理各項報表等工作,月工資1900元。她在網上買了一個電動車,每天騎車去村委會上班。趙朋則白天帶孩子,妻子下班回家后和他換班,他再去照看蜜蜂。

  ↑3月28日,黃江萍(左)和同事在村委會工作。新華社記者王全超攝

  如今,犟媳婦不再堅持要回城里了。趙朋家的老屋前有一棵粗大茁壯、枝繁葉茂的銀杏樹,它是趙朋父親出生那年栽下的。望著它,黃江萍感到,自己現在也像這棵銀杏樹一樣,扎根在這片土地上了。



責任編輯: 佘皎蕖
{ganrao}